欢迎您的到来!   设置首页   收藏

尚德电力深陷欺诈门背后:管理混乱涉嫌变相裁员

发布时间: 2022-01-1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8月2日至11日,五家美国法律机构代理原告向美国联邦地方法院提交诉状,指控尚德电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德电力)以及包括董事长兼CEO施正荣在内的部分高管违反联邦证券法。

  从2010年8月18日起至2012年月7月30日,购买尚德电力证券的所有购买者正作为原告,寻求获得赔偿。

  引爆点是尚德电力的公告。7月30日,尚德电力公告称其2010年5月的一份涉及6.82亿美元债券的担保“被怀疑欺诈”。

  在《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获得的起诉书中,原告认为被告尚德电力和包括施正荣在内的部分高管存在欺诈行为,公司缺少内部治理和财务管控。

  美国时间7月31日,美国美新集团(以下简称美新)的资深研究分析师AaronChew给予尚德电力“卖出”评级,目标价由0.5美元下调至0美元。此前的5月24日,这家公司将尚德电力股票的目标价从1.5美元下调至0.5美元。

  焦点问题是,作为大股东的尚德电力有没有确保环球太阳能基金(以下简称GSF)及相关方提供的6.82亿美元债券的真实性,这成为证券购买者起诉尚德电力的主要原因。GSF曾是施正荣的一张牌。根据尚德电力提供的资料,GSF于2008年2月在卢森堡成立,基金的创立目的是投资拥有或开发太阳能项目的私有公司。

  假设调查成立,后果不堪设想。这会造成尚德电力资产负债出现巨大问题,要填补这个巨大的漏洞,目前唯一的办法是破产重组。那么,尚德电力的股票将分文不值。

  噩梦早有征兆。2011年,尚德电力亏损64.18亿元,位居中国上市公司500强亏损的第二位,比英利绿色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亏损数据多出1倍,几乎是阿特斯太阳能、晶澳太阳能和常州天合光能三家光伏企业亏损总和的3.3倍。

  国内光伏产业已哀鸿遍野。201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在美国上市的所有国内光伏企业全部亏损。其中江西赛维以亏损1.85亿美元排在首位。更为糟糕的是,随着财务状况的逐渐恶化,国内已出现光伏企业老板跳楼自杀的悲剧事件。

  施正荣在积极自救。今年5月,他与江苏苏美达集团旗下的辉伦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伦太阳能)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拓展国内的光伏电站开发。苏美达集团是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成员企业。在随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表示,光伏产业扭亏为盈至少还需要半年时间。

  但请注意,他也曾讲过:“市场不好,可能不会让一家企业很快垮掉,如果你的资金链断了,第二天就死了。”不幸的是,2012年第一季度尚德电力亏损1.33亿美元,仅次于江西赛维。

  到了关键时刻了。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告诉《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欺诈门”可能是压倒尚德电力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刊独家获悉,施正荣已将尚德电力的困境向国家有关部门进行了书面汇报。目前,有关部门已迅速安排了调研组进行调研。但面对何时能看到尚德电力扭亏为盈的问题,常常高谈太阳能未来发展,甚至在厂区的保安亭上也写上“为地球、为未来充电”的施正荣则没有明确回答。

  本能的疑问是,尚德电力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又涉及金额巨大的债券担保,“欺诈门”这样的低级错误似乎与直觉相悖。

  前尚德电力的一位中层告诉本刊:“在公司内部长期存在一股要取代施正荣的势力,这是造成尚德电力管理混乱的原因之一。”但也有接近施正荣的业内人士表示,“施正荣这个人有两个特点,不信任人和怕亏欠钱。”这相当于南方流传的一句老话:想赢怕输带着急。他的性格,催化了尚德电力的尴尬处境。

  有企业管理方面的专家向本刊表示,这次被怀疑欺诈的问题,其实从公司管理角度也应该及时发现,由此可见,尚德电力确实存在管理失控。即便其被诉等一系列事件获得顺利解决,施正荣也应着手解决管理问题,而不能仅仅依赖于行业的迅猛增长。一些历经百年的世界500强公司,无不是依靠扎实的管理做到基业长青的。

  这是一起代表2010年8月18日至2012年7月30日期间,购买尚德电力证券的所有购买者的集体诉讼。原告将寻求获得赔偿。

  从本刊掌握的两份起诉书中不难发现,第一份起诉书中被告除了施正荣和尚德电力外,还有前CFO张怡、刚刚转任CEO的前CFO金纬,以及尚德电力董事和审计委员会主席JulianRalphWorley和担任过尚德电力首席运营官的DavidHogg。另一份起诉书被告除施正荣和尚德电力外,仅仅有张怡和金纬两人。

  综合这两份起诉书,起诉主要包括:在上述期间,被告就尚德电力的商业运作、财务状况和公司前景做了虚假和误导性声明。具体包括:尚德电力没有确保GSF及相关方提供的价值5.6亿欧元德国政府债券真实性,这笔抵押和尚德电力2010年5月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签署的一项金融协议有关;尚德电力自身缺乏内部治理和财务管控能力;基于上述原因,尚德电力在相关时期内发布了虚假和误导性的财务声明。

  7月30日,施正荣对此的回应是:“全力以赴解决这个问题,确保我们持股者的利益。尚德电力的日常运营不会受影响。”

  7月30日,尚德电力发布声明称,其正在对GSF相关方提供的反担保展开调查。尚德电力怀疑相关方提供的债券或许不存在,尚德电力可能成为欺诈的牺牲品。

  市场并不领情,尚德电力的股票应声下跌。根据起诉书的说明:7月30日,尚德电力每股下降0.23美分,跌幅14.65%,收于1.34美元。

  同日,美新也抛出尚德电力目标价由0.5美元下调至0美元的重磅消息。其主要观点是,尚德电力5.41亿美元负债将在2013年3月到期,现金流为负,无法偿还债款。此外,他们根据尚德电力正在展开的反担保调查,得出GSF的债券担保可能不存在。这会造成其资产负债出现巨大问题,这个巨大的漏洞需要填补,尚德电力目前唯一的办法是破产重组,其股票也分文不值。

  这不是美新第一次调低尚德电力股票的目标价。今年5月24日,美新就曾将尚德电力股票的目标价从1.5美元下调至0.5美元。分析师AaronChew是美新集团可转换能源和太阳能资深股票分析副总裁,他曾看空过世界最大薄膜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FirstSolar的股票,导致其大跌并创历史新低。

  8月1日,尚德电力股价继续下跌,报收1.01美元,中间一度跌破1美元的退市警戒线。同日,美国Rosen律师事务所提起第一起对尚德电力的诉讼。到8月11日,HowardG.Smith律师事务所已是第五家提起集体诉讼的事务所。公开资料显示,早在7月31日,一家叫ToddM.Garber的法律办公室就声称对尚德电力的行为提起调查。但截至记者发稿时,这家法律办公室还没有提起诉讼。

  针对美国提起的一系列集体诉讼,本刊联系了尚德电力。但其一再强调,由于处于缄默期,他们不便发表任何看法。然而据一位接近其高层的人士称,尚德电力方面对诉讼正在积极应对。早些时候,尚德电力的欧洲发言人则称“这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我们丝毫也不担心”。

  恐怕并非这样。一位熟悉美国证券法的律师表示,一旦被美国的律师事务所起诉,会非常麻烦,尚德电力肯定要付出代价。据介绍,美国证券集体诉讼一般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要经过确认、通知、和解等程序。现在,起诉的原告征询通知到2012年10月1日截止,在此之后确定首席原告。

  就在外界猜测尚德电力如何具体应对一系列诉讼的时候,8月14日,其发布了标题为“法院任命的管理者确信对GSF的资产进行控制,初步尽职调查显示,GSF投资项目的运营秩序良好”的公告。

  GSF于2008年2月在卢森堡成立,基金创立的目的是投资拥有或开发太阳能项目的私有公司。2008年6月,尚德电力和GSF签署了一项协议,承诺投资GSF,第一次投资是5800万欧元。同年9月,尚德电力承诺追加投资2亿欧元,达到2.58亿欧元。作为回报,尚德电力将持有GSF普通股的86%,享有50%的投票权。

  GSF的管理方为GSF伙伴方。GSF的管理委员会的组成如下:A类管理者哈维尔·罗梅罗,B类管理者为施正荣和尚德电力首席技术官斯图尔特·温汉姆(StuartWenham),A类管理者管理GSF的日常事务,GSF的增资和撤资必须经过A类管理者和至少普通合伙人的一位B类管理者的同意。

  罗梅罗何许人?尚德电力怎会签署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协议?在2010年尚德电力的财报里有这样一段文字:罗梅罗从来没有做过尚德电力公司的员工,先前他做过后者的非执行代表和销售中介。2008年3月前,他帮助尚德电力在西班牙销售光伏产品。他的具体工作包括在西班牙与尚德电力合作识别商业机会,在开拓客户关系上提供支持,在客户代表前介绍尚德电力方面的人士。在合同的谈判和签约中提供建议,合作拟定价格策略等。

  由此可见,罗梅罗是在与尚德电力业务合作结束大约三个月后,就与后者签订了协议。

  施正荣也是投资者之一。协议规定,到2008年12月31日,尚德电力有义务向GSF投资总额达到9370万美元,其中7670万美元必须在2008年12月31日前到位,剩下的1700万美元将于2009年2月完成投资。由于尚德电力是有限合伙地位和50%的投票利益,其采用后续计量权益法来表明其在GSF的投资,而在GSF的收益所得也将在收入声明中确认。在2008年的财报中尚德电力表示,GSF的第三方投资人可能包括尚德电力的合作伙伴、顾问、雇员和附属公司。财报中也轻描淡写地提到,施正荣也是GSF的投资者之一。

  2009年财报才正式披露,施正荣最终控制的Best(Regent)亚洲集团有限公司在GSF的投资占10.67%。

  2009年,尚德电力依据协议继续向GSF注资。到2009年12月31日注资总额达到7460万欧元。2010年第一季度又增加投资5070万欧元。2010年5月,尚德电力提供担保,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向GSF的全资子公司提供贷款约5.44亿欧元,建设太阳能光伏电站。与此同时,尚德电力要求GSF伙伴的母公司以5.6亿欧元的德国债券作为反担保。

  2011年11月,尚德电力把大约6.7%的GSF的权益转让给罗梅罗,此举是认可罗梅罗对前者所作的贡献,转让以后,尚德电力持有GSF的权益由86%降至79.3%。

  但就是这张牌出了问题。今年7月30日,尚德电力发布了一个陈述文件,首次用图示披露其与GSF的复杂关系,涉及到意大利总计145兆瓦的太阳能光伏项目。公告称,尚德电力聘任的法律顾问全面评估GSF的文件后,发现“GSF对尚德电力担保的德国债券文件材料被怀疑欺诈”。

  文件有四个关键要点:调查对尚德电力的核心运营和现金流没有直接冲击;尚德电力是被怀疑第三方实施的欺诈的牺牲品,其管理层和雇员没有任何人参与的迹象;尚德电力已和重要的银行伙伴讨论过,六合挂牌是什么,认为将不会对其银行关系产生影响。尚德电力已经雇佣优秀的法律人士,全力以赴,穷尽一切办法解决这一问题,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下一步行动也很明确尚德电力正在评估被怀疑欺诈事件对合并财务报表的潜在影响,但尚德电力认为对其日常运营和现金流没有直接影响。尚德电力已经雇佣了两家全球领先的法律事务所作为法律顾问,诉讼目标是确保对GSF及其资产的控制。

  好消息是,8月14日,尚德电力发布了关于GSF的最近进展,宣布它获得法院命令,冻结了GSF和罗梅罗全球范围内的资产,已经有一位法院任命的独立管理人监管以上资产。另外,管理人受法院授权,取代罗梅罗管理GSF所有伙伴的事务。

  施正荣说:“基金管理团队依然在运作,我们盼望在未来和他们保持工作关系。初步尽职调查显示,基金所有和运营的太阳能电站秩序良好。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和基金管理人将评估所有的资产,确信运作符合我们最初期望。”

  调查结果似乎对尚德电力十分有利。8月14日,尚德电力公布了GSF的所有和运营的太阳能电站的情况:在意大利已建成的总计大约142兆瓦的电站中,其中141兆瓦已经连接到电网,通过销售电力获得收益。另外,大约74兆瓦已经连到电网的电站,正在收到意大利的补贴安装资金,剩下的项目也有望会在未来数月内收到补贴安装资金。

  但GSF仍然是个极大的隐患。GSF的运营调查发现并不是结论性的。根据一位接近尚德电力的人士说,真正了解GSF真相的只有极少数人。尚德电力上市地点原先说是纳斯达克,但最后却在纽交所上市,这令上市前退出股份的一批人大为恼火。

  “尚德电力属于爆炸性增长,业绩、规模扩张得太快,管理一时之间没有跟上。”一位尚德电力部门经理称。但是在另一些熟悉尚德电力的人看来,尚德电力管理问题绝不仅仅是“没跟上、不成熟”可以解释的。

  一些与施正荣共过事的尚德电力离职高管对施正荣的管理方式颇有微词。“施正荣从国外学到了先进的技术,但是并没有学到国际先进的管理经验。”一位尚德电力中层主管更为直白,他说:“尚德电力内部太混乱了,绝不是几天时间就能整顿好的。”

  细微之处也许更能说明问题。在上班时间,本刊发现有几位尚德电力员工在厂门外悠闲的抽烟。当被问及为什么可以在上班时间出来抽烟时,这些人表示,他们是主管,随时都可以出来。而当被问到一线员工是否也可以这样时,几位主管直言:“他们当然不行,我们行。”

  显然,施正荣无法解决大公司病。据一位中层主管透露:“尚德电力的连带关系太严重,就跟一棵大树一样,越往下面根越多,可是每次整死的都是旁边的一些杂草。”有离职员工抱怨说,尚德电力可以说是一半员工,一半领导,小到工序长,每个人都挤破脑袋想往上爬。在尚德电力,中金论坛准八码当个领导跟神仙似的。而在其内部流传着一句话:只要上面不倒,下面个个都吃饱。

  一位女员工说:“我当时内部应聘一个生产部文职岗位,在加入尚德电力前曾做过两年文员,考核成绩我也比对方优秀,但是最后我提前知道我没有获得职位,因为我看到对方请领导吃了顿大餐。”一位尚德电力前员工直言:“在尚德电力,升职靠钱。”

  更严重的是内耗。“尚德电力管理漏洞太大了,内部高层到了这时候还在你争我斗。”一位熟悉尚德电力的人士说。

  施正荣的用人哲学也饱受诟病。一位中层主管认为:“在尚德电力,施总更加信任外国人。”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细节也遭到部分员工的抱怨:无锡尚德电力总部工厂大楼外的房角处,原有的中文加英文的尚德电力标识已被纯英文的标识取代。

  但也有人认为管理问题并不是施正荣的错。据尚德电力内部人士透露,施正荣和一线员工被尚德电力巨大的中间层割裂开了。他说:“施总并不知道许多尚德电力正在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在一线员工身上发生着什么。”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尚德电力的营业收入在缩水,但是其管理费用开支却依然居高不下。尚德电力财报显示:2011年,其用于管理的费用是五年前的十倍还多。

  尚德电力已经开始自救。2011年末,就传言尚德电力为了进行大规模裁员,已提前计提了数额高达1000万美元的专门款项。而彼时,尚德电力的员工总数尚有两万余人。如今,在尚德电力工厂中工作的员工总数已跌破1万人。

  “两万人?”当被问到如今尚德电力是否还有两万名员工的时候,一位尚德电力主管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他说:“也就四五千人,你要是说工号的线万多了,但是现在许多人都被放假了。”另外,尚德电力的洛阳晶硅部分生产线已经停工,据其一线工人透露:“没有订单,已经放假,现在只发基本工资。”

  大规模裁员似乎确实没有出现,但大面积将员工放假已成为了尚德电力的“主要工作”。

  由于美国“双反”的影响,尚德电力已经把将近三分之一的生产线进行了关停。“尚德电力关停了以前供给美国市场的那些生产线,美国市场在尚德电力的比重超过15%,现在主要是这些生产线关停了。”一位熟悉尚德电力的政府官员表示。

  但是在许多尚德电力员工看来,尚德电力的放假行为其实就是变相裁员,而将员工请出尚德电力的手段绝非仅仅有放假这么简单。

  员工结构优化是另一个办法。为了节省人力成本,尚德电力不惜将工作多年的老员工放到被优化的名单之上。“确实在进行员工结构的优化,但并没有大规模裁员。”一位尚德电力的经理不认同变相裁员的说法。

  “现在裁掉的好多都是老员工。”一位在尚德电力工作了两年的质检部员工表示,“老员工的薪水高,把他们裁掉,然后招一些新员工,新员工薪水低。”

  另一种方式是改变上下班方式使员工自动离职。“内部怨声载道。”一位尚德电力一线员工称。在他看来,尚德电力的许多做法已然是变相逼迫员工辞职。尚德电力一个月前还采用一个月白班,一个月夜班的工作分配制度,一周也有三天的休息时间。但如今已经变成了两天白班,两天夜班,两天休息的制度。令这位员工感到压力大的是,“根本请不了假,就算和领导申请休假也不可能批准,不来就算旷工,而只要旷工三天就会被开除”。

  “甚至有的部门已经上了40多个夜班,有许多员工都是没有办法被逼走人的。”一位主管表示。

  事实上,尚德电力的工作制度几乎就是加班制度。虽然尚德电力与员工的合同上规定8小时工作时间,但是对于许多员工而言,在尚德电力,是做8小时还是做12小时,不是一个愿不愿意的问题。

  一位尚德电力工序长表示:“在尚德电力,一线小时,而且都是站着。只有中午有40分钟的吃饭时间,而光用在路上的时间可能就要10分钟。”

  现在人员减少的一个原因是工作压力太大。不仅对女员工,就是对男员工而言,在尚德电力工作也有很多人吃不消。“吃饭得跑。”一位2007年加入尚德电力的离职女员工称:“在尚德电力流行一句话,女的当男的用,男的当机器用。”

  薪水较少也是员工减少的原因之一。“尚德电力薪金在整个江苏省也就排个中游。薪水少、工作压力大,所以许多员工都很快离开了。”一位曾在尚德电力工作过两年的离职员工说,“尚德电力是大企业,又是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所以许多人慕名而来,可是其中很多人会失望而归,尚德电力的薪水与其名声太不相符了。”

  值得关注的是,尚德电力已经停止招聘。无锡天元职介的一位负责人说:“尚德电力最近已经不招人了。”而在几位尚德电力主管级别人士看来,这个时候到尚德电力应聘无疑是个笑谈,“都忙着裁人,谁还招人。”

  显然,施正荣不愿意倒在离光伏暖春只有最后一公里的地方。但除了裁员,他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

  截至记者发稿时,尚德电力的股票价格已经连续两天位于1美元以下。根据纽交所上市规则,如果一只股票连续一个月低于1美元,则自动启动退市程序。尚德电力这只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光伏第一股,将面临被摘牌的危险。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